【老城區尋寶】

斯德哥爾摩老城區 Gamla Stan 位處首都正中心,是王宮座落之地,也幾乎是最昂貴的地段。然而有別於「有錢賺到盡」的亞洲大城市,此地不僅保留大部分老城特色,更是各產業百花齊放的尋寶地──你能想像在中環或是新宿、信義區開設啤酒廠嗎?這裡就有一家由餐廳改建而成的Bryggeri Munkbron。

前身是餐廳的酒廠保留了原有的格局作酒吧餐廳,廠房則設在邊陲位置,以玻璃隔開,大家新舊共融的感覺。釀酒師 Hans 似乎對德式風格情有獨鍾,不但自家出品泰半為源於德國各地的風格,Guest Taps 也選了不少德式啤酒。最吸引筆者的是香港少見的 Maibock。要形容這種相對新派的 Bockbier,大抵是把淨色、清爽的 Helles 釀成 Bockbier 的烈度,再加入增量的啤酒花平衡殘糖的甜膩,使其更易入口。Brygerri Munkbron 的 Ruud De Duud 完全對味,仿如教科書的示範。收結乾身,回甘才出現 Noble Hops 的草本氣息,令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差不多晚飯時份,又點了杯酸啤開開胃。選的也是本地出品,Fermenterana 的 Dancing in the Moonlight,一款 ABV 達 7% 的 Imperial Gose。宛如莓果汁的暗紅酒色,果不其然滿是櫻桃香氣,礦物的微鹹平衡了酸澀──也可能是因為豐腴的酒體,令本應突出酸味的 Gose 變得沉穩,正若活潑少女嫁入皇家,變得高貴、Imperial 起來──嗯,也有失敗的例子,但此作當然不在失敗品之列。

晚餐就地解決,110克朗的 Prosciutto Pizza 實在超值,質素亦高,就只嫌沒提供切薄餅的輪刀,刮牛油的餐刀實在──這點 Omnipollos Hatt 貼心多了。硬是把薄餅鋸成兩半折起來當 Taco 吃的筆者點了 Munkbron 自家的Hellre Helles,Food Pairing嘛,吃薄餅就是要配清爽的 Helles!之前因工作關係,筆者喝了一整年的 Helles,此刻再嚐,仍然覺得舒爽無比。一方面是平衡正餐的油膩,另一方面,也是在啤酒旅途上試了眾多重口味、開始有點味覺疲勞後的一點反璞歸真。

(圖為 Ruud De Duud,攝於 Bryggeri Munkbro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