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在必有因,freakonomics大有市場

經常與朋友討論國家大事,風花雪月一番,最近講到一個命題「存在必有因由」。 一些事,一些人,你讀不懂,想不透,反正就是令你充滿懷,為什麼這種事/人能夠存在呢? 猜猜我是誰,到了今時今日仍然有市場;寫封電郵告訴你我是落難的王子,也真的有人以為緣份到了。「Nigerian Scam」的捧場客多得難以置信! 所謂「人有多大膽,地有多大產」,不怕你吹牛,只怕你不敢,你說出來,自然有人聽有人信。 Freakonomic的精粹在於你發出10000封假電郵,標題內容一式一樣,發出一封和一萬封的成本幾乎一樣,騙徒只要在這一萬封電郵當中找到一個傻瓜,已經贏了。這也是騙徒最快和最方便找到全球「最傻瓜」的人,只要針對他一人下手就足夠了。比起想來想去如何騙所有未必上釣的人,這反而是最有效率的方法。 假如你日後覺得「為什麼這都能生存?!」 放心,人家的目標對象又不是你,幹你屁事? 存在必有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