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醉美的一課》– 一醉能解千般愁?

人會飲酒,可以有好多理由:開心飲、不快飲、品酒飲、社交飲、應酬飲等等。連創作也可與酒精掛鉤︰海明威會在日間邊飲酒邊寫作到晚上、畫家梵高鍾情烈到能致幻的苦艾酒,就連本港作家倪匡也有一門「戒酒論」之說 酒可照飲,但不可飲醉。如果飲酒可以改善工作效率,又是否值得嘗試?四個高中教師兼份屬老友忽發如此奇想,用自己作為實驗白老鼠,在了無生氣的生活裡注入0.05%酒精,不多也不少,試看會否為滑晒啞的人生帶來什麼新衝擊。​